傻子聶露兒是雪脂蜂蜜創作的情節與文筆俱佳的架空小說
游牧小說網
游牧小說網 武俠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鄉村小說 歷史小說 仙俠小說 同人小說 官場小說 科幻小說 重生小說 都市小說 總裁小說
小說排行榜 玄幻小說 經典名著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言情小說 靈異小說 網游小說 穿越小說 競技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群愛人生 老爸生涯 嬌妻壞壞 亂世沉倫 端莊嬌妻 紅塵佳人 家庭趣事 成家大院 圣女傳奇 飄在北京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游牧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傻子聶露兒  作者:雪脂蜂蜜 書號:48589  時間:2019/6/14  字數:8063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番外    下一章 ( 沒有了 )
番外1

  血紅的夕陽停在兩座遠山中間,神奇嫵媚的晚霞將所有東西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湖平如鏡,清晰地映著天上的紅云、精致的湖中小亭。

  亮麗的琴聲,有如奔騰的清泉,帶起一股子涼爽的風。一棵棵婆娑的桂花樹在風中輕輕搖晃,金黃細小的桂花兒花瓣簌簌下落,掉在我雪白的狐衣領上,濺起絲絲甜蜜的幽香。

  荷藥溫柔地替我拂下面頰上的桂花,繼續給我按著頭部,力道恰到好處。

  一曲奏罷,暮詞望向我,鳳眼中波光轉:“主人,暮詞奏得可好?”

  我輕揮衣袖,將手旁的一壇竹葉酒擲給他。

  他接過,仰頭便倒。飲罷,他拉開透的衣襟,醉眼離地看著我:“好酒,只是有美酒沒有佳人,我還是琴妖嗎?”

  水瓏拈起一顆綠水晶葡萄放進我嘴里:“姑爺不在,你就討嫌了,主人眼里哪有你的位置?”

  我微微一笑:“水瓏,他說得對。我賜他一個佳人便是,荷藥,今晚你是他的。別讓他太多,我還要聽他彈琴的。”

  荷藥面頰緋紅,嬌羞地咬咬嘴:“荷藥,遵命。”

  暮詞擺擺頭,甩掉臉上晶瑩的酒珠兒,興奮地說道:“如此,我便再送主人一曲。”說罷手起弦動,輕快的琴聲如珠落玉盤,快樂地向四處溢開。

  我翻了個身,將手伸進水瓏的衣襟,摩挲著她如絲般柔滑的皮膚,忍不住輕笑出聲。目空一切,天高海闊任我心飄,這種日子,比神仙還逍遙。

  “主人,你袖子里有什么東西,涼到我了。”水瓏嬌嗔道。

  聞言,我收回手,掏出袖中的東西,是一塊晶瑩剔透的老虎玉墜。若桃屬虎,這是她十四歲生日時我送她的禮物。

  風臨被無雙者童聯手除掉后,若桃被他們關在水牢,留給我處置。

  我問她:“你想不想做我的侍妾?我可以在堂外給你買間房子,養著你。”

  她只冷冷地一笑:“傻子,你表面上善良可愛,其實最無情,對誰都是。”

  于是我放走了她。

  “我不是很喜歡她,她脾氣太烈,我也不知她是不是真的恨我。”我跟者童解釋道“只是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有過同共枕的情誼,我不忍心傷她。”

  離開厲風堂后,若桃遠走外,開始做販馬生意。前一陣她嫁給一個外財主做填房,成親之前,托人將這塊玉佩還給我。

  “主人,好漂亮的玉佩,賞給水瓏,如何?”

  我隨手將玉佩扔進湖中,打碎了湖中小亭的倒影。

  “一塊破玉佩有何稀奇,我明命人拆了這湖中小亭,專門為你建一座水瓏亭,怎么樣?不過,要看水瓏你怎么討好我。”

  水瓏會意,宛然一笑,抬起我的下巴,吻上了我的

  “點燈嘍——”

  聽到暗號,大家俱是一驚。暮詞急忙整理好衣服,美人們捧著美酒瓜果火速逃竄,躍墻的躍墻,鉆假山的鉆假山,好似一陣狂風卷過花叢,殘花飛。

  眨眼功夫,湖邊只剩我、荷藥、暮詞三人。

  者童抱著睡的天笑,沉著一張臉從月牙門走進來,警惕地環顧了一下四周:“我好像聽見什么聲音?”

  我坐起身,望著他,不動聲地將水瓏遺失的香扇進袖子:“風聲吧。”

  懷孕后者童嚴我把玩美人,說是怕傷氣。我不想惹他生氣,又心,只好趁他繁忙之際,把自己收藏的美女拉出來玩一番。

  “風聲?”他懷疑地瞥向暮詞。

  暮詞一慌,琴弦應聲而斷。

  者童眼兇光:“瞧你一身酒味還彈琴,嚇著主人驚了胎怎么辦,下去!”

  暮詞朝我吐吐舌頭,抱琴退下。

  趕走礙眼的人,者童輕手輕腳地將天笑交給荷藥:“那邊太吵,天笑小主住我們這邊,你抱他睡去。”

  我這才看見天笑雙眼腫得像金魚泡,小臉臟兮兮的,心疼不已,忙問:“孩子哭過?”

  “嗯,天笑不肯向五派長輩行跪拜之禮,被夫人打了幾巴掌。”

  聞言我一陣痛,我和無雙小時候哪里被人碰過一:“這弟妹,管教孩子也太嚴了。”

  爹爹說過,聶家的人高貴如月,誰也不能碰,可我這三個侄子是例外,天天被他們的母親訓斥,有時還戒尺伺候。

  煙雪是哥哥,模樣像他母親。或許是被他母親管得太過的緣故,小小年紀,像個小老頭一樣不茍言笑,整天捧著書,話。除了他那雙金色眸子,看不到半分聶家人的風采。最讓人頭疼的是,他身為厲風堂大公子,竟然見到兵器就發暈,沒辦法,無雙只好讓他學殺氣最少的扇。我擔心不已,弟妹倒歡喜喜,說什么以后可以讓他去考取什么狗功名。

  天笑才四歲,完全繼承了聶家的優良血統,像極了他父親小時候的樣子。玉雪可愛,生活波,絕頂聰明。再加之骨奇異,我和無雙都認定他是厲風堂和九鬼八重的不二繼承人。有了煙雪的先例,無雙將他交給我和者童教養,所以我跟這孩子最親。

  周歲,還未起名,和他母親一樣,天生一雙黑眸。今給他辦周歲宴,無雙借機邀請了五大門派的掌門,前來商議合作之事。

  “什么太嚴?夫人根本沒把自己當厲風堂的女主人。五派雜碎,連厲風堂最低等的下人也不屑給他們下跪,堂堂厲風堂二公子怎能給他們跪下?”者童坐到我旁邊,攬住我的肩,雙眉緊皺“他們就是些衣冠禽獸,一個個趾高氣揚,給他們安排房間時挑三揀四。有人偷東西,有人調戲婢女。要是往常,我早已把他們做成醬。堂主太寵夫人了,竟然拿厲風堂的未來討夫人歡喜。”

  撤出暗界的生意,屈尊與五派合作,我也不喜歡無雙做的事。

  說實話,除了對孩子兇,弟妹是個心腸很好的人,不忍殺生,常年吃素。雖然不是絕代相貌,但眉眼柔和,膚白如瓷,十分順眼。聲音柔若春風,暖暖的能將人骨頭都融化。無論她走到哪里,周圍的空氣都能隨著她變得寧靜而祥和。連我都喜歡她得緊,無雙愛之若狂也在情理之中。

  但什么都聽弟妹的,這也未必太荒唐了些,可我們根本拗不過著了魔的無雙。

  “算了,你生氣也沒用,不如不生氣。”我安慰道“現在合家歡樂,有些不自在裝著沒看見就行嘍。”

  者童嘆了一口氣,撫摸著我微凸的肚子,眼中浮起了似水的柔光:“就是因為合家歡樂我才不得不心,你和堂主都太善良了,夫人人好,可她的娘家我不得不防。那些所謂名門正派,最喜歡暗地使壞。他們要是狠毒起來,比我們厲風堂和魔門更甚。我們好不容易才要上孩子,我不想出什么岔錯,只想盡力保厲風堂平安,和你長相廝守。”

  輔佐無雙這些年,者童得到了堂內所有人的認可,連長老喬之和都對他贊口不絕。特別是無雙戀上弟妹以后,堂內大小的事務全由他一人累死累活地打理,可以說這幾年厲風堂全仗他才能正常運轉。

  我覺得爹爹若是看到這一幕,對他的印象一定會大大改觀。

  想到這,我幸福地按住他的手,撒嬌似的抱怨道:“孩子這兩天老踢我,得我好難受,他是不是該出來了?”

  “他才五個月,要十月他才能出來。”

  “還要五個月啊,不能喝酒,不能玩水,不能把玩美人,這種日子很無趣耶。”

  他臉愧疚,點點頭:“是啊,婆娘多受累。”

  我伸出兩個指頭,按住他的嘴角往上一推:“唉,那我再忍忍吧,誰叫我喜歡他爹爹的胡蘿卜呢。”

  聽到房中密語,他的臉騰地紅了,我則開心地笑了起來。

  ---

  番外2

  晚上,睡得正,肚子里的孩子一腳將我蹬醒。我睜開眼睛,扶著想翻個身,忽然看見窗外不遠處的天空上火光閃閃,趕緊推旁邊的者童:“者童,者童快醒醒,出事了。”

  他一骨碌坐起身,看了看外面:“糟糕,主堂那邊走水了,莫怕,呆在屋子里。”話未說完,已拿起衣服飛奔而去,一邊跑一邊吩咐道“暮詞,保護好主人。”

  不一會兒,荷藥抱著天笑走進來:“主人,小主醒來就不肯再睡。”

  天笑嘟著嘴,用胖乎乎的小手惺忪的眼睛:“就是不想睡嘛,姑姑,我們看燒火去。”

  “看火很危險的,來,姑姑陪你睡。”

  荷藥把天笑放到上,他縮成一團,打了一個哈欠,幾乎立刻就進入了夢鄉。

  突然,屋外傳來了幾聲悶響,隨即又恢復了平靜。

  “發生了什么事?”我問。

  一個侍衛在門外稟道:“無礙,請主人安心休息。”

  我已無心睡眠,讓荷藥看著天笑,自己穿好衣服走到外面。院中橫七豎八地倒著幾個陌生人,全部身首分離,腥味直沖鼻子。

  我皺皺眉頭,掩鼻問:“好臟,怎么回事?”

  暮詞站在尸堆中間,抱著琴,用腳撥著尸體:“五派的人,還有”他猛地一揮手,幾琴弦呼嘯而出,扯破了清透的月影。只聽幾聲慘叫,天上憑空落下幾個人“又來了幾個魔門的。”

  這些人怎能闖過方圓五十里魂陣,還讓我們毫無察覺?

  想到這,我有些不安:“荷藥,幫小主穿好衣服。”

  暮詞安慰道:“主人,那些客人我們看得很緊,這幾個只不過是偶入的雜碎,不用驚慌,我已派人去通知堂主副堂主。”

  話音未落,黑漆漆的夜空中出現了萬點橘紅色的星星,那些星星越來越亮,直直地朝我們墜下來。

  “是火鴨!”侍衛大喝一聲,伸手將我護住。

  “嗚嗚嗚——”一只只火鴨帶著一罐罐滾油,鬼哭狼嚎地落在地上,頃刻之間,院子陷入了一片火海。隨即,四周響起了此起彼伏的火銃聲,緊接著,屋檐圍墻墻壁到處爆開,山崩地裂,木片泥土漫天飛舞,硫磺味刺鼻。

  還沒等耳朵里的嗡鳴聲消失,一群蝙蝠狀的黑影出現在上空。

  暮詞飛上圍墻,橫琴拉弦,冷冷地盯著天上的東西,果斷地說道:“荷藥,帶主人撤,從密道出莊。”

  神火飛鴨,火銃,雷霆般的攻勢,攻打厲風堂的絕不止五派和魔門。 我無暇多想,趕緊帶著天笑往密道方向逃。背后,凌亂的琴聲,喊殺聲響成了一片。

  竹火鷂像蝗蟲一樣鋪天蓋地,到處都是騰天大火,就連湖心亭也在熊熊燃燒。炎炎火風,灼得人皮膚生痛,口干舌燥,呼吸困難,連眼睛都難睜開。

  一夜功夫,美得如詩如畫的家竟然變成了這般模樣,我的心在泣血。

  不斷有黑衣人攔路,他們組織嚴密,配合默契,看身手不屬任何一個門派。我的婢女侍衛雖武功高強,和他們對陣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通往大密道的路已經被大火封堵了,我們被迫向西院轉移。

  西院火勢較小,房屋還沒燒起來。荷藥對西院不,擺陣查看院內密道的方位。

  天笑一路上都懂事地不吭一聲,到了西院,他抬頭看著我:“姑姑,姑姑,別怕,我會保護你,還有我表妹。”

  看著他張純凈的小臉,又看看周圍幾個血人般的婢女,我悲從中來,眼淚開始打轉:“萬一我肚子里的是男孩呢?”

  他咧咧嘴:“那再生,總會是女孩的。”

  家破人亡的悲慟涌上心頭,祖先若有靈,請救救這孩子吧。

  “主人快跑——”隨著一聲凄厲的呼叫,一股滾燙的鮮血濺了我一身,緊接著,一個圓滾滾的東西飛到我腳下。我定睛一看,是侍女血糊糊的頭。

  這個場景我好像見過,可我沒功夫多想,點了天笑的昏睡,拔腿就跑。

  身旁的人越來越少,連荷藥都沒了。

  終于,我們逃到了湖中長廊,只要穿過長廊出莊,我們就能活下去。

  長廊還未受到戰火波及,廊柱上,一盞盞白玉蓮花燈安靜地亮著,輕紗如云般飛舞。月光在湖面上漂浮不定,像一尾尾銀色的魚兒。

  遠處,爆炸聲連綿不斷,更襯得這里格外幽靜。我們拼命地跑,凌亂的腳步聲在長廊上反復回

  忽然,洶涌的云紗中央出現了一個石雕般的黑衣人。

  身姿拔,直直的長發高高地束在頭頂,又傾瀉而下,直達部。帶著一張半臉<傻子聶露兒> wWW.uMuXs.cOm
上一章   傻子聶露兒   下一章 ( 沒有了 )
唯愛鬼醫毒妃天命鳳女夜妖嬈豪門主母霸寵腹黑狂妃寵妃難為帝凰之神醫棄狼少請溫柔縱寵一代梟妃錦宮:腹黑王
傻子聶露兒是雪脂蜂蜜創作的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架空小說,游牧小說網免費提供傻子聶露兒第二十七章番外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傻子聶露兒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作品,由游牧小說網網友最快上傳更新提供。
快乐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